查看: 3487|回复: 14

[原创] 这是一篇科幻小说

[复制链接]

363

帖子

2059

威望

0

龙币

LV.6

Rank: 6Rank: 6

积分
1525
发表于 2015-10-25 22: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冷的掉毛 于 2015-10-25 22:43 编辑

世界最古老的职业

   晚秋的夜总是来得很快,整个城市明亮起来以后,位于城市边缘一座交通桥的桥孔下,有一个用硬纸板和废旧塑料搭起来的窝棚,也颤颤巍巍的漏出昏黄的光。


   J小心翼翼的牵起一片纸板,将头探了进去,出乎意料,他竟进入了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桥洞的孔壁上挂满了油画,连整个孔壁也被五颜六色的颜料填满,大多看起来都像是任性的小孩子胡乱在画布上撒了几笔油墨,凌乱的色彩互相交织穿插,偶有几幅不错的写实却被随意扔在地上,裹满灰尘。


   
      “进来吧。”绘画者严肃而又温柔,并没有往门口看一眼,整个人执着在一幅未完成的画作上,听他的口气,整个桥洞仿若帝皇宫殿般威严庄重不容侵犯。



      J讪讪一笑,“打扰你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绘画者并没有回答,J索性走了进来,仔细打量眼前的绘画者。一头浓密卷曲的长发,大概是常年没洗过所以显得油腻,胡须倒是剃的很干净,整个下巴在昏黄的烛光下泛着柔和的光。画家整个人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目光死死地盯着画布,几次拿起笔,而后又摇摇头放下。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画家忽然长叹了一口气,慢慢的将笔放了下来,转过头看着J。


     “你在画什么?”J显然受不了这种注目礼,便将头往那幅画上看过去。
     
     “贫瘠?”画家眼里迷茫起来,又开始发呆,J实在是受不了再这样等半个小时,于是径直走过去拿起画看了起来。
   
      整个画背景明亮,蓝天白云,然而土地却干涸的如同沙漠一般,画面偏左的位置躺着一个腐朽的头颅,深邃的眼窝却又画着一只眼睛,惊奇而又迷茫。J心里的某个地方似乎开始活跃起来,于是扬起画问道


     “我很喜欢这幅画,卖吗?”


      画家回过神,眼睛明亮起来。


      “既然已经完成了,这幅画就不属于我了,卖。”


      “多少钱?”


      “你看着给吧。”画家说完往地上一躺,慢慢将自己的头发捋到脑后。


       J掏出钱包,将里面所有的百元钞片拿了出来,然而画家只抽出手拿出了其中的两张。


       “就要这么多?”J有些奇怪。


      “它就值这么多。”画家说完又站了起来,将钱揣进破烂的上衣兜里,“走,我请你喝酒。”


       “生命的尽头,宇宙的尽头,你说我们到底在追寻什么。”画家摇摇晃晃,继而跌在地上,仰头看向天空。晚秋的天空并不漆黑,密密麻麻的铺满了飞船,飞船上蓝色的光将整个苍穹映的忧伤起来。


        “活着就好。”J走到画家身后。


        “活着就好?呵呵呵哈哈哈......”然后画家的头颅就飞了出去,脸上全是恍然大悟后的笑容。


         J是一名杀手,很古老的职业。


         很多年前,他入学杀手学校的第一天,大概也是全体学生唯一的一次集合。满头银发,有着令人肃然起敬古典学者风范的老校长拄着拐杖健步走上台致开学词,开学词很短。


         “现在开始,你们只是工具,是武器,不需要有自己的意志,或者说你的意志就是使用工具,武器人的意志,这是我们最基本也是最顶级的职业道德,欢迎你们加入世界最古老职业训练学校,无论未来光辉抑或黑暗,或者默默无名,甚至改写了整个世界的历史,你们记住,与你们无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万

帖子

4万

威望

0

龙币

LV.13

丰富Dё安靜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43162

辛勤耕种斑竹草根斑竹(草根斑竹卸任纪念勋章)文学工匠(活动勋章)最美我最摇摆(活动勋章)经典回忆逍遥社区版主剑客

发表于 2015-10-26 08: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不错,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万

帖子

8万

威望

0

龙币

LV.14

岁月是水我是鱼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48531

金哨版主辛勤耕种斑竹为爱痴狂(活动勋章)相爱一生(活动勋章)My love(活动勋章)文学工匠(活动勋章)最美欧洲杯纪念章钟灵毓秀(活动勋章)时尚先锋炫酷男生我最摇摆(活动勋章)斑竹福利勋章剑世妙笔(活动勋章)葡萄牙铁杆球迷西班牙铁杆球迷

发表于 2015-10-26 10: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还有呢?写的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万

帖子

8万

威望

0

龙币

LV.14

岁月是水我是鱼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48531

金哨版主辛勤耕种斑竹为爱痴狂(活动勋章)相爱一生(活动勋章)My love(活动勋章)文学工匠(活动勋章)最美欧洲杯纪念章钟灵毓秀(活动勋章)时尚先锋炫酷男生我最摇摆(活动勋章)斑竹福利勋章剑世妙笔(活动勋章)葡萄牙铁杆球迷西班牙铁杆球迷

发表于 2015-10-26 10:4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还有呢?写的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帖子

2万

威望

149

龙币

LV.12

【十年一觉扬州梦✿ 赢得青楼薄幸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21487

文学工匠(活动勋章)hero(活动勋章)韵味品书欧洲杯纪念章时尚先锋炫酷男生我最摇摆(活动勋章)春意盎然道法自然名动四方佛心禅意东都之狼公子玄衣西班牙铁杆球迷爱的色彩且听风吟剑网3七夕情彩虹棒棒糖荷塘月色剑网3十周年勋章

QQ
发表于 2015-10-29 16: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开头的小说,竟然是科幻的,有点难以想象。。

洛阳城六合一  两步一卡
潇洒的纯阳  孤独的剑  令狐留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9 22: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冷的掉毛 于 2015-10-30 00:41 编辑

星空

      与所有的职业类似,杀手也有自己的执业准则,譬如永远不要与客户见面,这当然是出于双方的利益考虑,J的教官曾经反复强调,他们与客户的关系就应该是人的两只耳朵,永远不可能见面。但中间人告诉J第一件任务完成得不错,客户想见他的时候,J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答应下来。

      见面的地点是本市豪华的五星酒店里面最豪华的总统套间,J当然知道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种场合更加适合委托这种任务。

    J右手推开套房富丽堂皇的大门,左手习惯性的伸进衣服里面解下枪托的扣子,当然这些都没必要,至少没人会蠢到在这种地方对他干一些太出格的事。大厅富丽堂皇,顶上吊着一顶巨大的水晶吊灯,如果这个房间是另一个世界,这座吊灯无异于就是这个世界的太阳。房间铺着腥红的地毯,靠巨大落地窗前的办公桌上坐着一个男人,大约四十多岁,寸头加上一丝不苟的西装,显得尤为干练,但J仍然能感到这个男人眼里的恐惧,虽然只有那么一丝,而且一闪而过。

    “你不必怕我,我的子弹是有价值的。”J笑笑。男人先是一愣,继而也笑道:“并不是你。”男人说着站了起来,用手指了指窗外天上的飞船。

     “他们。”男人放下手,深吸了一口气,“已经好几个月了。”

     “哦,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J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哪怕人类从此在宇宙的文明里面消失?”男人略微惊讶。

      J笑笑,习惯性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至少我现在还活着,我现在还能挣钱,还能在这么豪华的地方悠闲地与你说话,至于以后,管他外星人,内星人,再说吧。不过......”J顿了一顿,接着说道:“倒是很久没有见过星空了。”

      “星空,那种东西......算了,我们来谈正事。”男人瞬间恢复了镇定,坐下来点了一根雪茄。

       “上次的任务完成的不错,果然不愧是那所学校出来的高材生。”男人从抽屉拿出一张照片,“这就是下一个。”

      J瞟了一眼,照片的背景是一座巨大的垃圾山,他当然知道这个地方,很多年前耀哥还到处拉着残障儿童用同情乞讨金钱的时候,他们的小窝就在这里。这里聚集了整个城市最贫穷,最低贱的人,这些人和那些被上层人士扔掉的垃圾并没有什么区别。他还记得那一天,耀哥一刀削掉那个孩子的手掌,然后笑着对他说:“J,总有一天我要走出这个地方,把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都踩在我的脚下。”J忘了当时自己在想什么,只是记得那一晚,星空很明亮。

     J回过神,照片上巨大的垃圾山前面坐着一个满身污迹的男人,却奇怪的围着一条雪白的餐巾,拿着刀叉,神态优雅的切着一条估计是刚从垃圾山里面翻出来的乳猪。最近这道菜在垃圾山多了起来,大概是源于一道名叫乳香白玉的菜,就是几片豆腐放在乳猪的肚子里面炙烤,豆腐不会烤焦,而且充分吸收了乳猪的汁液和香味,最后扔掉乳猪,把豆腐取出来。味道确实鲜美异常。

     “今晚?”男人与其有些急促。

       J拿起照片,点了点头,站起身准备出去。就在转身的一刻,男人叫住了他。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执着于和你见面?”

     J依旧笑笑,“现在你放心了?”

     男人点了点头,J站起身大步往门外走去。男人看着J的背影,眼里露出一丝杀机。

     “不愧是那所学校出来的。”男人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9 23: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冷的掉毛 于 2015-10-29 23:27 编辑

回忆

    J毫不费力的找到了照片上的人,还分享了他的一条猪腿。

    “你觉得生存和死亡的关联是什么。”J用手指剔了剔牙,看着面前优雅的男人说道。

    “优雅而有尊严。”男人盯着J,说的很严肃。

    “你都这个样子了。”J懒洋洋的躺了下来,背后的垃圾山挡住了天空,然而那些飞船的光还是透了过来,于是从J这里看过去,垃圾山整个泛着蓝蓝的光,显得神秘而又优雅。

    男人没有说话,脸上倒是露出了微笑,随后慢慢倒了下去,再然后一道黑色的液体由男人的头顶慢慢往地上流了出来,J收起枪,解下男人雪白的餐巾盖在了男人的脸上。

    “挺优雅,虽然你看不到,或者你看得到。”J说完又躺了下去。

    J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懂事的时候,耀哥已经带着他到处乞讨,再大一点,耀哥每天都拿着一把匕首,到处晃悠,后来聚了一帮和他们同样贫穷的人,从事人口买卖。这个城市每天都要扔掉很多孩子,穷人姑且不说,那些看起来有钱有势的,也会神神秘秘的开着车过来,扔下一个婴儿,然后一脚油门,扬长而去,这座城市最大的垃圾山,包容了各种各样的垃圾。

     “我不是垃圾。”耀哥说。耀哥把那些健康的婴儿或者孩子,卖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不健康的或者身体有残缺的,都留下来,养活了就让他们出去乞讨,养不活直接往垃圾山上一扔。

     后来耀哥的生意越做越大,于是成立了公司,整个团队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站到了城市里面。跟着耀哥的那些人一个个都飞黄腾达起来,唯独J,耀哥一直把他留在自己的身边当保镖。

     “你知道为什么我独独留住你?”

     “安全。”

    耀哥笑了,“对,你很听话。”耀哥死的时候也说了同样的话。

    耀哥说,J我要送你去留学。后来J就被送到了一座深山,J到现在也不知道学校在哪个地方。一路上,他的眼睛都被蒙着一层黑纱。等到他能看见的时候,已经在学校的大门前。


     学校的周围都是大山,唯独这一块略微平坦,于是建了许多房子,房子也很奇怪,都是一座座方方正正的。

      开学典礼以后,学校开始分专业。

     第一专业人很少,学费昂贵,J的教官曾经告诉J离那个专业的人远一点。

      “他们并不危险,但是历史很多时候就会被他们改写。”教官说的并不严肃。“他们很优雅,身上从来不会溅到血。他们的狙击步枪一把就是几十万美元起步,他们更多的时候离猎物很远,他们懂得风的流向和子弹的轨迹之间的关系。”

      “但是,匠气未免太重了点。”教官笑笑“人,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我们在结束掉这件艺术品之前,还是要好好欣赏欣赏的,欣赏,当然要从内而外,所以今后一年我们来学习东西方文学史。”

       J学了一年的文学,读唐诗宋词,莎士比亚。再然后和同学排演各种大师的戏剧,一年后,J收获颇丰,之后的几年虽然也学了很多东西,但无非就是一些搏击,格斗,设计技巧。这些就算不系统的学习,多年刀口舔血的生活,J早已驾轻就熟。

       不过有一项训练倒是例外。

       “你们会开枪吗?”教官说得依旧淡然。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教官也跟着一起笑,然后飞快的拿起枪,朝五十米外的一根晾衣绳开了一枪。

        枪声响过,晾衣绳晃动了几下然后平静下来,人群里又是一阵嘘声。

        嘘声刚落,那条绳子却悄无声息的从中间断成两截。

       “开枪谁都会,三岁的小孩有些力气也能扣动扳机,但是你们要一辈子当三岁的小孩吗。之前我说,人是一件艺术品,我们就是雕刻这件艺术品的工匠,我们要把生命控制在自己手上,这和雕刻大师随心所欲的控制自己手上的刀并没有区别。”教官说完,真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刀,一把飞刀。

        “飞刀,一般人都习惯性的握着刀柄扔。”教官说着握住刀尖,咻的甩了出去,然后牢牢的插进了一旁的墙里面,混凝土的墙,一般手枪的子弹也只不过留下一道白印而已。

         “从今天开始,任何人不准摸枪。”教官指了指没入墙面的飞刀,一如既往的慢悠悠的说道:“这就是及格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30 00: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冷的掉毛 于 2015-10-30 00:09 编辑

天外来客
练习飞刀的时候,学校不知从哪请了一个专业的外科医生,于是J和一帮同学上午练习飞刀,下午就和那个医生学习人体解剖。和永远悠闲地教官不同。医生严肃,平时也不怎么说话。但是每次教学,总能一语中的的让所有人都明白他要说什么。

     “从这里切下去,你们看,毫不费力的卸下整个胳膊。”医生拿着胳膊一点一点的讲解着上面的经络,血管还有肌肉的分布。J忽然就想起了耀哥。耀哥随身永远带着一把锯子,并且用的出神入化。耀哥说,J你看我可以这个锯子演奏,于是耀哥真的拿着锯子演奏了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

      “这首曲子叫做命运,但是......”耀哥停了下来,用手托着被绑在椅子上的狂三。

     “你信命运么?”狂三冷冷一笑,并没有说话。耀哥接着说道:“我信啊,有一天我甚至会比你更惨。但是今天,你小子拔自己的房子输了,地盘输了,连老婆孩子父母都输了,你还拿什么玩?”

      狂三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瞎子耀,我之所以叫狂三,因为我前面还有两个早夭的哥哥,至于狂,呵呵,我这还有两只胳膊。”狂三挣了一挣,努力的想抽出被绑住的胳膊。

      “胳膊我可不能要,少了胳膊你怎么混饭吃。”耀哥连连推辞,然后用脚踢了踢狂三的腿,“这双腿不错,我给你一个机会,赢了我们两清,要是你输了,我也不为难你,就要你这双腿。”

        最后J看着耀哥亲手拿着锯子,愉快的一点一点据下了狂三的双腿,那飞扬的血肉和雪白的骨头渣子令J终身难忘,锯到一半,狂三已经活活疼死,耀哥没有理会,继续完成了剩余的工作。

        J呆呆出神,要是耀哥能有这个医生一半的手艺,狂三也不至于疼死。

       最后一年的时候,J终于知道了房子被造的方方正正的目的,那些房子犹如巨大的积木一般都是可以移动的,可以搭建出各种场景,J他们就在各种场景里面进行训练,每天都有人死去,但大家都很平静,杀手,古老而神秘,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胜任。

       后来J谈了一个来自西欧的金发姑娘,整个人看起来软软的,笑起来很好看,似乎毫无杀伤力。直到有一次J看到这个姑娘熟练的从戒指里面抽出一根比头发还要细的银色丝线,往训练用的山羊头上一卷,山羊的头就掉了下来,J才意识到这个女人的可怕,所以这个女人并不是只有J一个男人。金发姑娘永远沉醉于征服,后来又和第一专业的一名来自意大利的长着一头卷曲栗色头发的意大利男人好上了。

      栗色头发男人找到J,很平静地说事情总要解决,于是一帮同学把房子摆成斗兽场的状态。金发姑娘优雅的拿起一把左轮手枪枪,退掉所有子弹,然后拿起一颗塞了进去。

       “谁先来。”姑娘笑的灿烂,一脸纯真。J一把夺过,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咔咔咔咔咔连续五声 , 然后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

       意大利男人优雅的朝着场外鞠了一躬,拿过J手中的枪,牵起姑娘的手,在手背上亲亲吻了一下,笑着对J说

       “东方人,人生于我,不过一场豪赌。”

      “砰!”意大利人的栗色卷发瞬间染上一堆红白相间的东西接着倒了下去
       金发姑娘笑的更加灿烂,向J伸出手:“我归你了。”

      J也开始笑,“哦,谢谢,不过不需要了。”


      两个月以后,学校宣布这一批可以毕业了,J眼睛又被蒙上黑纱,和来的时候一样,被送回了熟悉的城市,唯一不熟悉的是天上漫天的飞船,两头圆圆的,胶囊一样。

     “这些都是外星人,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关系,来了几个月了,刚开始大家都很惊慌,不过好像也没什么事。”耀哥搂着J,“恭喜你学成归来,走,哥给你接风。”

        一个大圆桌就坐着J和耀哥两个人,满满一桌子菜。耀哥不停的劝酒。
       “兄弟,放开吃,放开喝,吃完哥带你去洗个桑拿,找几个姑娘。”

        J往耀哥的碟子里夹了一块肉,慢慢的说道:“哥,你说我该不该做杀手,还是和以前一样,我听你的。”

        “那是,你小子有这个天赋。”

         于是耀哥就从椅子上跌了下去,肚子上被划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

        “你.......”耀哥有些惊讶,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不错,我没看错人,够听话。”

        接下去的一个小时,耀哥不停地把流出来的肠子塞回肚子里面,然后再流出来再塞,第十二次的时候,耀哥终于咽了气,J看看手表,喃喃道:“不多不少,正好一个小时。”

          J走到包间的阳台,看着天上的胶囊。

         你们从何而来,我从何而来。或者活着就好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30 00: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接触


J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脸上盖着白布的男人,收回了思绪,然后飞快的站起来重新拔出了枪。

     “不必惊慌。”一个人影从暗处走了出来。

     “你全看到了。”J收起枪。

     “你不打算杀我。”来人戏虐的说。

     “你给我钱我就杀。”J又躺了下去。

      “你这人有意思,你不问问我从哪儿来么。”来人走到J的身边坐下。

      J索性闭着眼睛懒得搭话,来人也不懊恼,反而笑了起来,"第二地球倒是难得碰到一个像你这样的人。”

      J一惊,但是多年心理的训练马上让他平静下来。

     “你来自上面?”

      “我们早就下来了,至少比你们想象的更早。”

      "你们从哪来?”

        来人略微沉思了一下,说道,“第一地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30 00:3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迁移

“哦?这宇宙还有第一地球?”J觉得有点新鲜。

  “嗯。”来人语气忽然沉重起来,“这个宇宙有很多未知的文明,你我都只不过是被这些文明创造出来的而已,我们称这些文明为上帝文明。”

  “你是说,真的有上帝?”J兴趣越发浓厚起来。

   “对的,上帝文明一共创造了两个地球,大概相距两万光年,按照你们的算法,我们比你们多进化了一个太阳系存在的时间,不过文明的进程总是相似的,何况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文明创造出来的相同的物种。”

     "你们现在经历的都是我们曾经经历的。”来人补充道。

     “那你们为什么要跑到这个地方来。”

     来人似乎被触动了什么,沉默了好久才说道:“像你们,虽然有上层和下层,但上层和下层是有通道的,而且上下层的智力并没有很大的区别,这个通道就是维持上下层平衡的点。”

      来人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们失去了一切,没办法才被迫大迁徙,寻找另一个适合居住的地方。”

     J睁大眼睛看着来人:“你是说在你们那不存在这个通道?”

     来人点点头,说道:“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不必再去学校或者社会磨练学习知识了,因为超级计算机的出现,所有的知识都可以记录在上面然后植入人脑,而且人类的寿命也越来越长。但是这些都需要大量的金钱,于是平衡被打破了,有钱人植入电脑以后和我们的智力差距,大概就像我们和蚂蚁的智力差距一样。很久以前,人类的祖先从树上下来进化成了人,科技的发展又让人类进化了一次,不过这次是伴随着金钱,在我曾祖父那一代,世界有一千万富人,到我祖父那一代,就剩一百万,到我父亲那一代,也就区区百人,等到我长大的时候,整个地球只有一个富人,没错一个富人和二十亿的穷人,地球上的所有一切除了阳光都是富人的私有财产,而我们只能在自己家的胶囊里面,用不属于富人的阳光进行能量的循环,但这种能量的循环并不是没有损耗的,我小的时候,窗外有草地,有流水,还有一群一群的鹿飞奔,然而这些都不属于我们,都是那个人的私有财产。”

      来人说到这儿,情绪开始亢奋,声音也大了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金山游戏逍遥网

Powered by Discuz! X3.1

Copyright © 2014 Kingsof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金山软件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论坛导航